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杏林润雨的博客

天河北扶元堂王教授---针灸治疗奇难杂症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载】 周乃玉治痛风  

2015-01-31 10:26:34|  分类: 膝关节积液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本文转载自88op1《 周乃玉治痛风》
六 22:23
近20年来,我国痛风的患病率逐年升高,并有低龄化倾向,痛风及其并发症严重危害人们的健康与生活。全国名老中医周乃玉教授从事风湿病治疗40余载,对痛风的治疗颇有建树,疗效卓著。现总结如下。
1 病因病机
    在《内经》、《金匮要略》、《格致余论》等文献中,有许多记载相似于现代之痛风。周老师认为痛风属于中医“痹证”范畴,但其又具独特的表现。痛风的病因包括:第一,先天禀赋不足,脾肾两虚,气化失职,水湿不化,湿浊内生,凝滞经脉,痹阻关节。第二,饮食不节,嗜食肥甘厚味,饮酒,致使脾失健运,痰浊内生,凝滞关节;“膏粱之人,多食煎炒炙博、酒肉、热物蒸脏腑,所以患痛风恶疮痈疽者最多”。第三,外受风寒湿热之邪,邪阻经脉,气血运行不畅,流注关节,发为痹病。久痹不愈,可化寒湿为湿热,化湿热为毒火;“彼痛风者,大率因血受热已自沸腾? ? 或卧当风,寒凉外搏,热血得寒、污浊凝涩不得运行所以作痛,痛则夜甚,发于阴也”。第四,局部外伤,瘀血内阻。周老师认为其中瘀浊凝滞不得泄利,闭阻关节,为痛风病因病机之关键。饮食失节,脏腑失调,日久湿热毒邪酝酿而生,蒸灼气血津液,而成痰瘀。久则可由无形而变有形,闭阻经络、关节、皮肤、肾脏等可成痰核、肿块。有形之瘀更阻气血,导致关节持续疼痛,甚或畸形。“痛风者浊毒滞留血中不得泄利,渐积日久愈滞愈甚,或偶逢外邪相合终必瘀结为害,或闭阻经络,突发骨节剧痛,或兼夹凝痰,变生痛风结节,久之痰浊瘀腐则溃流脂浊,痰瘀胶固,以至骨节僵肿畸形”。湿热之毒本应经肾之蒸化,从膀胱排出。而湿热之邪留注于肾,损伤肾之精气,使肾脏失其蒸腾气化之司。故痛风反复发作者,可致肾脏功能衰退。
2 辨证论治
    在痛风的治疗上,中医药具有毒性反应小、标本兼治的优势,既能在急性期改善症状,又能在慢性期和缓解期调节脏腑功能,使机体气血阴阳平衡,从而减少复发。由于“瘀浊凝滞”为痛风病因病机之关键,因此周老师治疗痛风强调“泄浊化瘀”,同时要审证权变、标本同治。周老师强调分期用药,在急性期,湿、浊、瘀、热在血脉,表现为关节的红肿热痛,治疗以清热利湿解毒为主,一方面减轻湿热瘀毒对机体的损害,另一方面,开启前后二阴,促进毒邪的排出,使邪去正安。在慢性期,湿、浊、瘀、热在经络及骨节,表现为痛风石形成或关节变形,治疗以通络化瘀、祛湿泄浊为主。祛湿包括利湿、燥湿和化湿,利湿多选用甘寒之品,如茯苓、猪苓、泽泻等;燥湿多以苦寒药为主,如苍术、黄柏,有时也用芳香之剂以化湿。在缓解稳定期要健脾祛湿,化瘀通络。
    急性发作期:足趾、踝或腕、手指关节红肿热痛,局部灼热,痛不可触,昼轻夜重,周身发热,烦渴汗出,舌质红,苔黄厚或腻,脉滑数。辨证:湿热浊毒,瘀滞血脉,闭阻关节。治法:清热解毒,泄浊化瘀,通利关节。方药:五味消毒饮合大黄蛰虫丸加减:蒲公英15 g,地丁15 g,大黄l0 g,芒硝10 g,土茯苓20 g,甘草10 g,山慈菇20 g,川萆薢20 g,炒白芥子10 g,炒山甲10 g,茵陈15 g,苍术10 g,黄柏10 g,秦皮15 g,秦艽10 g。水煎服。
    慢性痛风关节炎期:关节疼痛、肿胀、僵硬、活动受限,跖趾、踝、腕、手指、肘等关节处可见痛风石。舌质暗或红,苔薄黄,脉弦滑或沉。辨证:痰湿浊毒,滞于经脉,附于骨节。治法:利湿解毒,泄浊化瘀,通痹散结。方药:仙方活命饮合二妙丸加减:苍术10 g,黄柏10 g,甘草10 g,猪苓20 g,泽泻20 g,炒山甲10 g,炒白芥子10 g,炒皂刺20 g,路路通10 g,当归10g,山慈菇20 g,酒大黄10g,全蝎6g。水煎服。
    缓解稳定期:经过清热、利湿、解毒、泄浊、化瘀治疗后,关节肿痛缓解,血尿酸已基本正常,病情稳定。舌质淡红,苔白或薄黄,脉弦滑或细滑。仍需继续服药预防复发。治法:健脾利湿,解毒消肿,活血化瘀。方药:薏苡仁汤合桃红四物汤加减:炒薏苡米20 g,赤小豆20 g,淡豆豉20 g,桃仁10 g,红花10 g,赤芍10 g,生地l0 g,炒山甲10 g,泽泻15 g,酒大黄10 g,甘草10 g。水煎服。加减:合并高血压者,加生石决20 g、豨莶草30 g;合并高脂血症者,加决明子20 g;合并尿路结石者,加金钱草30g、 海金沙30 g、路路通10 g。
3 病案举例
    患者,男,30岁,初诊2004年4月l2日。病史:间断关节痛2年,加重2 d。近2年间断发作足趾、踝关节红肿灼热疼痛,多次查血尿酸>500umoL/dl。诊为“痛风”。发作时每每服用秋水仙碱。2 d前饮酒食肉,夜间突发右足第一跖趾红肿热痛,不可触,不能行走。发热T 37.7℃,口苦,大便干。舌质红,苔黄厚,脉滑数。血尿酸489umoL/dl。辨证:湿热蕴毒,瘀浊凝滞,闭阻关节。治法:泄热解毒,利湿消肿,化瘀通络。方药:酒大黄(后下) l0 g,芒硝10 g,苍术10 g,黄柏10 g,地丁15 g,蒲公英15 g,甘草10 g,忍冬藤30 g,虎杖20 g,川萆薢20 g,白花蛇草30 g,山慈菇15 g,全蝎6 g。7剂,水煎服,每日1剂,日服2次。以大黄、芒硝清热泄浊,苍术、黄柏、忍冬藤、虎杖、萆薢、地丁、蒲公英等清热解毒利湿消肿,以全蝎通络止痛。1周后复诊,足趾关节疼痛、肿胀明显减轻,体温正常,大便每日2次。舌质红,苔薄黄,脉弦。原方去芒硝,加秦皮l5g、 路路通10 g。共服l4剂,患者关节疼痛、肿胀消失。此后以利湿泄浊、化瘀通络法随症加减,治疗3个月,患者无关节炎发作,复查血尿酸370 umol/dl。随诊2年,病情稳定,始终未复发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1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